仓鼠

ldquo爸,妈妈跟那个叔叔走了

发布时间:2021/4/16 14:54:10   点击数:
南京治疗白癜风医院 http://m.39.net/pf/a_7540336.html
第1章

“为什么......”

鲜血染红了整个丞相府,奴仆主子百余人倒在血泊之中。

而中间,一个不足十岁的小人儿抬起了染上污血的脸庞,那精致如年画娃娃的孩子发出了如梦呓般的询问。

一张软萌的小脸上带着迷茫的眼神,胖乎乎的小手摸了摸将自己护在怀中,背后却被一把剑贯穿的女子:“娘......为什么......”

似乎是在等待着女子的回答,又似乎在自言自语,当摸到鲜血时,小人儿再也忍不住的哭了起来。

“为什么!”

撕心裂肺的声音在空旷的丞相府格外的清晰。

“为什么爹爹要陷害外公!”

“为什么爹爹要杀了丞相府百余人!”

“为什么爹爹连娘亲你也不放过!”

“为什么!”

一声声,一句句,似乎快要将小人儿压得喘不过气来,染满鲜血的小手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胸口,大口喘着粗气,而每一句质问,却是让闻者伤心,听者落泪。

只是,除了回音没有人回答她。

空气中,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,不知道过了多久,传来了整齐的步伐声,惊醒了沉浸在自己思维里的顾暖暖,木讷的看着眼前穿着铠甲的士兵,而走在最前方的,赫然就是丞相府的三姑爷,如今的镇国大将军,顾武。

“暖暖......”

生硬的声音,让顾暖暖打了一个寒颤,紧紧的拽住已经冰冷不已的母亲的手。

耳边回想着母亲所说的话。

“阿暖,赶紧跑,不要相信任何人,你的祖母,你的父亲,他们都要你的命!赶紧跑!”

跑,对,赶紧跑,她必须跑!

顾暖暖胡乱的爬了起来,警惕的看着眼前的血脉至亲,迈着粗短的小腿一个劲的后退。

然而,下一秒,就被侍卫给钳制住。

顾暖暖满脸泪水,盯着顾武,哆嗦着双唇,她想问问他为什么?

“暖暖,你若听话,便还是我顾家女儿。”

顾暖暖狠狠握紧双拳,指甲嵌入肉中,疼痛让她恢复了一丝理智,使劲扭动着自己小小的身体,好不容易挣开出来,却是一个踉跄,跌落在地上。

顾暖暖双手双脚的爬了起来,一步一步走到顾武面前,仰着头,看着那才曾经在自己心目中犹如山一般高大的男人,那个给自己安全感的男人,那个让自己活得无忧无虑的男人,为什么,就成了刽子手!

“虎毒尚不食子,爹爹是要杀了我吗?”

顾暖暖沙哑着声音让空气陡然一默。

“爹爹,明日就是我十岁生辰,爹爹曾答应暖暖,要带暖暖去郊外的庄子泡泉水,说那能让暖暖的身子不再虚弱,不再害病。”

“爹爹,您还说,要带暖暖和娘亲去看那从番邦传来的首饰,说要将娘亲打扮得漂漂亮亮的。”

“爹爹,您......”

“够了!”顾武猛地抬头,通红的双眸里没有任何表情,“暖暖,你若听话,我便饶你一命,你若想与你母亲团聚,我自然会送你一程!”

阴冷的声音让顾暖暖的心也跟着坠入冰窖。

“爹爹,我是您的女儿啊......”幽幽的叹息声,不知道是在提醒着顾武他们之间的血脉之情,又或者说,是在为自己而感到悲哀。

顾武冷笑一声:“只怪你的母亲是她。”

“为什么......”

顾暖暖狠狠的咬着嘴唇,垂在两旁的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头,盯着顾武的脸,一字一句的问道:“我娘做错了什么?我外祖一家又做错了什么!”

撕心裂肺的控诉声,让顾武愈发厌烦。

顾暖暖却是笑了,她从小就有一颗玲珑七窍心,只是被母亲保护得好,万事都不愿意多想,然而,只要她稍微转转脑袋,结合着所发生的事情,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?

她爹顾武,到现在一共一妻一妾。

所有人都羡慕母亲得了一个有情郎,却不曾想,父亲是在为那个妾侍守身如玉。

她爹顾武,对自己慈爱,却对她同父异母的妹妹顾项燕严厉不已,本以为是喜欢自己,却没想到是为了培养妹妹成材。

如今京城,谁人不知顾家有二女,一女琴棋书画,骑术剑术样样精通,一女只知吃喝玩乐。

这,都是她爹爹的功劳啊!

“暖暖......”

“你闭嘴!”顾暖暖猛地怒吼出来,一向软萌可爱的脸上,带上了一丝狠戾,小巧的人儿一个转身,直接抽出了一旁侍卫的剑,毫不犹豫的朝着自己心脏处捅了进去。

顾武终于露出了震惊之色,看着顾暖暖,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“疼爱我的人已死,我顾暖暖自然不会独活。”

“我只愿用自己鲜血为祭,下一世,再不愿成他人之靶,再不愿让亲人离世!”

“暖暖!”

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而她却已闭上眼睛,陷入黑暗之中。

“老天,如若真有来生,我愿手刃仇人,再不被他们蒙蔽!”

“叮,恭喜宿主,第五千个任务完成,荣获重生丹一枚。”机械的声音在顾暖暖脑海里响起。

顾暖暖睁开眼睛,不点而赤的唇瓣微微张开:“换。”

看着手中的重生丹,顾暖暖勾起了一抹笑容。

本以为会自己会死去的她,却不知道为何绑定了一个所谓的系统,为了能够亲手报仇,她答应了系统的条件,去了五千个平行世界,做了五千次任务。

而每一个世界都让她大为震惊,也明白了自己原有的世界是如此的落后。

五千个任务,没有人知道她是如何坚持下来的,里面的辛苦血泪只有她自己知道,但是能获得重生丹,她知足了。

“宿主请注意,一旦服用重生丹,将会与系统自动解绑,重生后的事情宿主只能一人面对,祝宿主好运。”

依旧是那机械的声音,却听出了里面浓浓的不舍。

“宿主不用担心我,我会寻找下一任宿主。”

顾暖暖挑眉:“我没担心你。”

“宿主请不要狡辩,也不要怀疑本系统的扫描功能,本系统明显感觉到了宿主对本系统的不舍。”

顾暖暖:“自恋!”

话音落下,顾暖暖直接将重生丹服下,在陷入昏迷的前一秒,顾暖暖发出了轻轻的声音:“谢谢你,愿你一切安好,二狗子......”

第2章

“叮叮叮......”熟悉的风铃声唤醒了还躺在床上的顾暖暖。

睁开眼的那瞬间,顾暖暖便知道,她真的回来了。

熟悉的床榻,熟悉的闺房,熟悉的身体,只是,却比自己死去时小了几分。

如今这个年龄,怕不过才八岁。

伸出短胖的小手,用力一拉,只听“咔嚓”一声,风铃断了,“叮铃哐当”,上面的珠子滚落地上,发出了响亮的声音。

这是五岁时,顾武带兵出征,击退番邦,给她带回来的礼物,本以为是独一份,兴奋的她好几日睡不着,直到死前才知道,这是顾项燕挑剩下的,亏她还当个宝贝!

顾暖暖勾起唇角,嘲讽一笑,眼里精光一闪,却让人看不清心思。

“小姐醒了吗?”听到动静的小丫头快速走了进来,看到满地的珠子以及断了线的风铃,大吃一惊,“这,小姐?”

“断了,扔了吧。”顾暖暖收起所有的怨恨,红唇弯了弯,露出了软萌的笑容,早上还未醒来的迷糊音,更是让进来的葡萄心软的一塌糊涂。

“小姐,这可是你最喜欢的东西,也罢,等将军回来时,再给小姐寻来便是。”说着,葡萄对外使了个眼神,这才走到床前,“小姐可是要起来了?这时辰已经不早,该是向老太太问安了。”

“不去了,去母亲那吧。”

葡萄替顾暖暖穿衣的手微微一顿,抬起头来,满脸的不可思议:“小,小姐?”

“祖母左右不喜我,我若是去了,倒是惹得她老人家心里烦闷,既是如此,我便陪母亲一同用膳吧。”

顾暖暖柔柔的声音响了起来,配合得张开手臂:“葡萄,赶紧替我穿衣。”

“哦,好,好!”葡萄脸上满是笑容,“小姐早就该如此,没的去老太太那受委屈,小姐可是老爷夫人手心里的宝贝,也不知老太太怎就不喜欢小姐,哎......倒是将那庶出的当个宝贝。”

“以前奴婢劝小姐不必日日请安,毕竟小姐还小,得睡好了才能长大,可是小姐便是不听。”

“这阖府上下谁不知小姐体弱多病,小姐就是不去,也挑不出错来。”

葡萄一边说着,一边替顾暖暖系上了最后一个纽扣:“如今正是秋寒,小姐可莫要感染了风寒。”停顿了一下,葡萄好奇的问道,“小姐怎的想通了?”

“终归是以前傻吧......总觉得真心换真心,却没想到......”顾暖暖低下了头,勾起了讽刺的笑容,若是早知,她便是将真心喂了狗,也不会给了他们这群狼心狗肺,无情无义之人!

前世所有的不明,经历了生死之劫,她还有什么不知道的?

祖母不喜自己,却是因为自己娘亲乃是丞相府嫡女,大家闺秀,祖母自知拿捏不住,索性免了母亲的晨昏定省,而母亲本就是单纯的性子,知道祖母的不喜自然不会往祖母面前凑,便让祖母愈发受到挑唆,觉得母亲看不起祖母。

而那小妾乃是父亲的青梅竹马,与父亲来自同一个村子里,更是与祖母相熟,惯会伏小做低讨祖母欢喜。

当年的爹爹为了生计参军,得到外祖父的赏识,由着外祖父一路提拔,最后成为了正一品镇国大将军,自然,现在这个时间,顾武不过是个五品小将军罢了。

外祖母未曾逼迫顾武迎娶母亲,顾武却是为了前程应了下来,却在迎娶了母亲后,心里委屈,将所有的事情都怪在了母亲头上。

更是在一年后将自己的青梅竹马纳入府中,对外宣称却是同僚之间所送之人,真正是没得担当!

而最后,更是为了摆脱外祖父一家,给外祖父安了个通敌卖国的罪名,血染丞相府!

“大姐姐!”行至小道上,便听到了顾项燕的声音。

顾暖暖脸上浮现出了灿烂的笑容,一双眸子弯成了月牙儿:“妹妹。”

“大姐姐可是要去祖母那?我们一同可好?”

顾项燕走了过来,挽住顾暖暖的手臂,歪着脑袋,清脆的声音格外的响亮:“昨日祖母跟我说,今日有好吃的点心,我想着大姐姐最喜欢吃了,便一大早来等大姐姐。”

顾暖暖笑得更开心了:“妹妹真好。”

嗯?

顾项燕眼里划过一丝疑惑,若是往日,顾暖暖定当十分委屈祖母不记得她,怎么今日还笑得如此灿烂?

不过顾项燕也没有多想,只是到了岔路口时,顾项燕迅速拉住了顾暖暖:“大姐姐你走错了!”

“并没有错,我今日不去祖母那边,我陪母亲用膳。”顾暖暖笑眯眯的看着顾项燕,声音更是软的不行,“妹妹,我外祖母昨日府上找了一个曾在御膳房做事的厨子,给我们送来了不少好吃的。”

“金玉馒头,南瓜饼,雪菜白粥,软肉包......”

说着,顾暖暖咽了咽口水:“我不跟你说了,我得趁热去吃,妹妹再见。”

“姐姐......”顾项燕心里委屈的厉害,她也想吃御膳房厨子做的早膳,“姐姐,我还没吃过御膳房厨子做的菜呢!”

“嗯,你以后也不会有机会吃到的。”顾暖暖收起笑容,一本正经的说道,“这厨子可是皇上赏赐下来的,是因为我大舅舅治理渠道有功!”

“咱们家还没那个本事了!”

“你!”顾项燕瞪大眼睛,“姐姐你怎么能如此编排爹爹!”

“我没有说错啊,爹爹才五品呢!况且,武官若是往上升,定当流血受伤,我才不要让爹爹受伤,反正外祖母会想着我,谁让我是丞相府外孙女呢,想吃什么都有的!”

顾项燕觉得,顾暖暖就在炫耀!

只是看着她脸上认真的神色,好像真的只是因为有好吃的!

顾暖暖却是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,真是对不起了,她就是在炫耀!

前世因为照顾这个妹妹的心情,她很少提起丞相府。

丞相府送来的东西,她也会让顾项燕先挑。

可是如今,她偏要利用自己的优势,一步一步往上爬!让顾项燕一辈子都追不上自己!

第3章

顾项燕看着顾暖暖的背影,双手紧紧的捏着帕子,身边的丫头却是大气都不敢出一下。

许久,顾项燕才放开了帕子,跺了跺脚,眼睛一转:“走,去祖母那!”

顾暖暖小跑着进了兰苑,刚好与顾家主母,丞相府嫡三小姐苏敏兰的陪嫁丫鬟撞在了一起。

“大小姐,可有撞到哪里了?”

“素姑姑我没事。”软软的声音里带着几丝轻松之意,“素姑姑,我娘亲呢?”

素儿错愕这个时候大小姐居然不在老太太那,不过她一个奴婢到底没有说什么,只是道:“夫人刚起,已经叫人传膳了,大小姐可要一起?”

“要,要外祖母送来的糕点!”

边说着,顾暖暖便走了进去,脱下自己的披风,爬上了椅子,乐呵呵的吃着桌子上的点心。

苏敏兰出来时,便看到顾暖暖犹如小仓鼠一般,抱着点心在啃,那模样瞬间让她的心软成一片,柔声说道:“怎么了?可是在祖母那受了委屈?”

“没有,阿暖今日还未去祖母那,祖母不喜我,日后我都不会去了,娘亲喜欢我,我陪着娘亲可好?”

苏敏兰一愣,继而温柔一笑,用手帕擦了擦顾暖暖唇边的点心屑:“自然是好的。”

“娘亲最好了!”顾暖暖滑下凳子,抱住了苏敏兰的腰身,“娘亲我们明日去外祖母那可好?小表哥来了信,说是御厨做了我最喜欢吃的水晶糊糊,那东西得趁热吃!”

苏敏兰再次一愣,自己的女儿自己清楚,往日因为自家夫君不喜他们经常去丞相府,因此顾暖暖从来不主动提起,怎么今日......

难不成是因为在老太太那受了气,便要去找自己的外祖母?

苏敏兰牵着苏暖暖胖乎乎的小手往外面走去,心里却是愈发肯定是这种情况,想到家里的那个老太太,苏敏兰眉头一皱,眼里闪现出一丝厌恶。

“方姑姑来了?”素姑姑提着膳食刚到院子外,就看到了方姑姑,当下心里警觉,这方姑姑可是老太太身边的人。

方姑姑一脸的严肃,对着素姑姑福了福身,这才说道:“老夫人请夫人与大小姐过去。”

“可有说是什么事?”素姑姑连忙笑着问道,手中的银两刚要递给方姑姑,一个柔软的小手却抢了过去。

素儿一愣,低头看向顾暖暖:“大小姐?”

“素姑姑您就别给方姑姑钱了,方姑姑在祖母身边,定然不缺花销,就说这衣服,方姑姑的衣服可是今年开春便做了,您的衣服可是前年开春才做的,这钱还是收着自己做点衣服吧。”

顾暖暖眨巴着大眼睛,一脸心疼的看着素儿:“素姑姑你把外祖母送来的吃食分给方姑姑一点就好,那可是御厨所做,方姑姑定然没有吃过。”

这方姑姑可是跟着祖母从乡下来的,听说是乡下的邻居,如今跟着祖母倒是狐假虎威,平日里没少说她母亲的坏话。

祖母不喜母亲,这方姑姑可有一大半的功劳。

顾暖暖说完,又看向方姑姑,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了:“方姑姑,这可是我外祖母送来的,别人都吃不到的!”

方姑姑脸色极其难看,不过是吃食罢了,哪能比得上银子!有了银子,她什么吃不到!亏这大小姐还将吃食当成宝贝!

偏偏她又挑不出理来!

众人都知道大小姐喜欢吃,如今主子将自己最喜欢的给下人,照别人看来那可是天大的福分!

“多谢,大小姐。”方姑姑咬牙切齿的挤出了这句话。

随即转身就走,毫无规矩可言。

“大小姐......”素儿总觉得今日的顾暖暖有什么不对劲,但是对上顾暖暖那灿烂的笑容时,什么疑惑都没有了,还是那个天真的大小姐,怕是刚才是真的心疼自己。

“娘,我们走吧。”顾暖暖回头看向一脸复杂的苏敏兰。

她的改变已经很慢了,但是还是瞒不过母亲,她不准备坦白前世的事情,但是苏敏兰必须接受她的改变。

她只有一年的时间部署,不能再等了。

顾暖暖垂下眼帘,小手紧紧的拽住苏敏兰的纤细的手指:“娘亲,我不是傻子。”

苏敏兰微微一顿,似乎是明白了什么,对上顾暖暖认真的脸色,蠕动了双唇,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“以前阿暖装傻,觉得他们不喜欢我是阿暖的原因,如今阿暖明白了,不管阿暖怎么做,他们都不会喜欢阿暖。”

“阿暖......”

“可是阿暖不稀罕,阿暖有娘亲,有外祖父外祖母,还有舅舅舅母和表哥。”

顾暖暖扬起灿烂的笑容,温和的阳光斜射在脸庞上,为她的笑容度上了一层金色,格外的好看。

刚踏入老太太的金苑中,便听到了顾项燕哭泣的声音。

顾暖暖微微勾起嘴角,又迅速放下,脸上带着软软萌萌的笑容与苏敏兰走了进去。

“砰!”

刚掀开帘子,一个花瓶便扔了过来。

素儿和葡萄连忙拉着自家主子后退。

“阿暖?”苏敏兰迅速看向顾暖暖,见她无碍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,眉头微不可闻的皱了皱,与素儿对视一眼。

素儿朝着苏敏兰摇了摇头。

苏敏兰深吸一口气,刚要拉着顾暖暖进去,就听到里面老太太不耐烦的声音:“怎么?还不进来?难不成让我这个老婆子去三跪九请?”

顾暖暖走了进去,请安之后便看向顾项燕:“妹妹怎么又哭了?你想要什么东西直说便是,不用每次都来祖母这里哭......”

顾暖暖一开口,顾项燕就愣住了,这不是在潜意识的说她一哭就是看上了她的东西吗?

迅速看向老太太,然而老太太也没反应过来,这个一直安安静静的大孙女是要做什么?

顾暖暖叹了一口气,皱着胖胖的小脸来到了顾项燕身边,握住了她的手:“妹妹,你前几日哭是因为想要我外祖母送我的钗子。”

“十几天之前哭,是想要我小表哥送我的狼毫笔。”

“上个月哭是因为看上了舅母送我的布匹。”

随着顾暖暖的一句一字,顾项燕的脸“噌”的一下红了,而周围的人显然也愣住了,完全没想到打断顾暖暖的话语。

却见顾暖暖再次重重的叹了一口气,揉了揉自己的包子脸,一脸无奈的说道:

“妹妹,我的好东西都已经到了你的房间了,你再哭我也没东西给你了......”

第4章

顾项燕愣住了,顾暖暖在说什么?

等他们反应过来时,顾暖暖拿着桂花糕,小口小口的吃着,婴儿肥的脸上带着甜甜的笑容,脸上的梨涡格外的明显。

一双闪亮如星眸的双眼弯成了月牙儿,似乎在品尝着什么琼浆玉露一般。

“孽子!”

“嗯?”顾暖暖将最后一口桂花糕吃了进去,不慌不忙的接过葡萄递过来的帕子,擦干净了双手,迷茫的看着老太太,“祖母,你为何要骂妹妹?虽然妹妹抢过去的东西也是我喜欢的,但是她到底年龄小,我让着便是了。”

“你!”老太太一口气没提上来,死死的拽着自己的胸口,顾暖暖立马递上了一杯茶水,软糯糯的声音格外的清晰,“祖母别气坏了身子。”

老太太好不容易平静下来,一双眸子死死的盯着顾暖暖。

而一旁的顾项燕也回神过来,冲口而道:“姐姐你说什么?你怎的如此编排于我?我什么时候抢了你的东西?若这传了出去,我还有何名声可言?姐姐这是要毁了我的清白吗?”

“这就是你教的好女儿!”老太太猛地一拍桌子,怒目瞪视着苏敏兰。

此时的苏敏兰对于自己女儿的说法也是震惊的。

明明昨日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团子,怎么今日就变成了巧舌如簧的小丫头了?

苏敏兰刚要说话,一旁的素儿死死的扯住了苏敏兰。

苏敏兰疑惑的看向素儿,而素儿的脑袋里却是回想起半个时辰前顾暖暖悄悄与自己所说的话:“素儿姑姑,我娘身边也就只能你能信任了,等会到了祖母那,你帮我拦着母亲,切莫让她说一句话,一切都有我在。”

想到自家小主子那坚定的眼神,素儿似乎觉得找到了主心骨,不知不觉便点了头。

“噗通!”一声,顾暖暖跪在了地上。

扬起头来,一脸的自责和愧疚:“祖母,是暖暖错了。”

老太太看着顾暖暖这番做派,便又愣住了,这丫头到底想做什么?

而顾项燕心里也满是疑惑,完全看不懂顾暖暖的心思。

“祖母,是我误会了妹妹,那些狼毫笔,好看的布料,并非妹妹抢走了我的。”顾暖暖叹了一口气,看向顾项燕,“妹妹,对吗?”

顾项燕皱了皱眉头,总觉得有什么陷阱,但是这句话若是自己不回答,那不是便承认了自己抢了嫡姐的东西吗?

“是,我没有抢你的东西。”

“是呢,只是我的东西却还在妹妹院子里,妹妹又说自己并没有抢走,看来是妹妹想替姐姐保存着这些东西,是我小人之心了,妹妹,你真是个好人!”

顾暖暖满脸感激,一双眸子看着顾项燕闪闪发亮:“妹妹,我这就让葡萄将这些东西搬回来,你是我妹妹,应该是我照顾你才是,怎的让你帮我照看东西。”

“葡萄!”

葡萄欣喜不已,大小姐果然不一样了!

但是脸上却是一片平静:“小姐,奴婢在!”

“快带人去将我的东西收拾收拾搬到我的院子里,顺便将妹妹院子里值钱的东西也搬回来,我这个做姐姐的,要替妹妹保存东西呢!”

“是!”

顾项燕的小脸一阵红一阵白,胸膛此起彼伏,双手紧紧的拽着帕子,泄露着自己的愤怒。

“祖母,您经常交代我要友爱兄弟姐妹,要替妹妹着想,要照顾妹妹,我一定谨记祖母的训斥!”

顾暖暖清脆的声音在金苑中响起,小小的身体立直了腰身,一脸的凝重。

老太太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?

在乡下时,周围都是心直口快之人,想什么就说什么。

到了京城府邸,周围的人都捧着老太太,更是让老太太养成了说一不二的性子。

而顾暖暖在她心里一直都是乖巧的形象。

今日说的话乍一看的确也没错。

可是,要将自己宠在心尖上的孙女屋里的东西搬走,这怎么看都是燕儿吃亏了啊!

老太太蠕动了几下嘴唇,想说点什么阻止,却发现根本没有语句来反驳!

“阿暖的心思,你祖母自然明白,好孩子,快起来吧。”苏敏兰终究是不忍自己的囡囡继续跪在地上,缓缓走了过来,扶起了顾暖暖,随即又看向愤怒不已的顾项燕,莞尔一笑,“燕儿这是怎么了?”

顾项燕抿了抿嘴唇,使劲的给老太太做着眼色。

老太太张了张嘴,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心底也急得很!

“大小姐的心思自然是好的,只是二小姐也大了,怎么能让大小姐劳累,二小姐也要学着掌管财务才是,就不劳烦大小姐了。”方姑姑脸上满是笑容,迅速说道,“况且,这其他家里也没得说二小姐的东西还需要大小姐帮忙照看的不是?”

“姑姑说得有理。”顾暖暖莞尔一笑,对着葡萄说道,“那便将我的东西搬回来便是,我比妹妹还要年长一岁,自然不能让妹妹帮我照看了,葡萄你可得看清楚了,一样都不少的拿回来。”

“是,大小姐!”

顾项燕猛地瞪大眼睛,刚要开口,就被方姑姑拦了下来。

“给我站住!”

老太太怒喝一声,葡萄一个激灵,眼角的余光看向顾暖暖,却见顾暖暖一脸平静,当下加快脚步,迅速走了出去。

一时间,屋子里倒是十分寂静。

老太太冷哼一声,阴阳怪气的说道:“这将军府啊,我果然是做不得主的!”

“居然连一个小丫鬟都指使不了,怎么?都欺负我老婆子吗?”老太太的声音在寂静的屋子里格外的响亮。

语气里的愤怒更是众人的心跟着一颤。

“哼,方姑姑,去找武儿过来,从今日开始,这将军府的掌家牌子都给我交出来,由我开始掌家!我倒要看看,还有谁敢不听我的!”

闻言,顾项燕眼睛一亮,连忙说道:“祖母管家,自然是最好的!”

“好什么?”顾暖暖皱着眉头,不解的看向老太太和顾项燕。

顾项燕笑了笑,刚要说什么,顾暖暖继续说道:“让一个大字不识一个,不懂京城规矩的老太太管家,就不怕别人笑话爹爹?”

由于

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songqianyl.com/cszl/21868.html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热点文章

  • 没有热点文章

推荐文章

  • 没有推荐文章